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星答野 作者C.H.
星答野 作者C.H.
本帖最后由 cuiyun 于  编辑 

 1.最后的血统 2.沉默的山灵 3.神圣的誓约 4.纺月的风车 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
 1.最后的血统 2.沉默的山灵 3.神圣的誓约 4.纺月的风车 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

  1.最后的血统 

  「她已经离开几个月了。」妹妹检查过冰箱食物和厨房后,沮丧地对我说。 

  我放下行囊,打开各房间的窗户,让新鲜空气流入,然后为自己倒杯水,默默地在客厅坐下来。 

  家中仍然是熟悉的傢俱陈设,墙面上是父亲生前心爱的字画;老旧发出怪声音的沙发椅;斑驳的小茶几,我们常用它替代饭桌;屋角花瓶中插着几叶妈妈最爱的百合花,应该是她出门那天摘取插上的,现在花叶已经凋零。 

  我清楚知道我的意志已经被执行,命定的变化将要到来。 

  窗外流入的新鲜空气,逐渐驱散屋内潮湿郁闷气息。妹妹仍然在不甘心地四处翻找线索。 

  「她甚至没有留下任何字条,她带走了那套衣服。」 

  「我们是她的儿女,我们应该会知道她去那里。」 

  「我是个不孝女儿,自从过完年后,我有六个月没回家。」 

  妹妹呜咽的说:「我们就任她一个人过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子。」 

  她突然抬起头来,气愤的问我「你呢?上次你回家是什么时候?你甚至没有回家过年。」 

  我耸耸肩,转过头去,我没有告诉妹妹,去年我们发生过一场剧烈的争吵,於是我加入球队,随着转战各地,也藉机修炼自己。 

  「也许她和朋友出去旅游,我可以打电话问学校老师。」妹妹很不愿接受这事实。 

  「她回家乡去了。」我肯定的回答,我闭上眼时,脑海中已经看见她穿着心爱的衣服,漫步在属於她的土地上,我学习着接收这种新奇感受。 

  妹妹从冰箱拿出二罐啤酒,在我身旁坐下来,我们各自喝着啤酒。 

  她知道我是对的,我们承继相同的血液,我们也是这最后血统的一部份,身体中那部份遗传因子,给予我们同样的召唤。 

  去年我已经修复了那部靠风力取水的风车,又在山边田地中洒下一些菜蔬种子,我不确定那些种子是否能够生长。这些年她整理了一些果园、菜圃,像她那样的女人应该能够居住几个月,毕竟那里是她的故乡。 

  简单晚餐后,我们坐在屋外草地上,夜色使得远方山影轮廓愈加鲜明,山头上的半弦月为它添加几许神秘,一切源起於那座山林。 

  我们将目光凝望在那座山林,一段时间地沉默后,妹妹转头望向我。 

  「我明天不会和你一起去。」 

  或许她已经察觉到?还是本能使她对那座山林感到畏惧。 

  「你还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,二个孩子在等你。」 

  「不是因为孩子,她或许希望你一个人去。」 

  「或许是吧!」 

  在妹妹眼里,或许这一切只是爱与欲的游戏,实情远比她所知更为複杂,为了即将发生的这一刻,我耗费了十七年时间来学习。 

  一只麻雀飞落在不远处。 

  「就是明天夜晚。」很清晰的讯息。 

  「是你在说话吗?」身旁的妹妹问我。 

  「是风的声音。」我挥手赶走那只麻雀。 

  我再喝下一罐啤酒后,仰卧在草地上,月色很明亮,邻居孩童在外面泥土路上追逐游戏,就如同我们当年。 

  妹妹再打开一罐酒,喝了一大口后,躺卧在我身边,轻轻唱起我们都熟悉的歌曲。 

  ............... 

  满山满谷都是牛羊 满天满地都是月光 

  我们大家呀来歌唱 谢天谢地呀 谢太阳 

  我们大家呀来歌唱 大家唱 大家来歌唱 大家来歌唱 数牛羊 

  月亮是那么圆 那么亮 莫负好时光 

  .................. 

  我们家的人都生就一副好歌喉和酒量,在曼妙歌声中,彷彿一切童年时光都回到眼前,歌唱了一曲又一曲,妹妹唱累了,就把头枕靠我肩膀。 

  「你比从前更壮了。」她用额头摩擦肩我肩头肌肉。 

  「我每天要练球六小时。」 

  去年服役结束后,我暂时加入职业棒球队,如果不是我刻意拒绝,我还会参加亚洲洲际棒球赛,运动曾经是我的职业,正如家庭是妹妹生活重心一般。 

  妹妹长得如妈妈一般美丽动人,有人说她们像是双胞姊妹,事实上她们又全然不同。 

  她们同样有对深邃的大眼睛。妈妈的眼神温柔,永远带着梦幻般神采;妹妹的眼神中则充满野性的柔媚。哦!在她未婚前,那么样的眼神曾经使多少男人狂恋。 

  她们的嘴型相似,完美的鲜红曲线。妈妈的唇是甜美的,宛若随时会发出仙乐般的语音;妹妹的嘴角则经常向上牵动,彷彿永远在期待有趣的事,随时会绽放出连串银铃般笑声。而她们吻起来都是那么甜蜜。 

  她们的鼻也几近相同。我曾经坐在她们之间,轻柔地以指尖轻摩比较,上天是何等神奇!同样幅度,在妈妈脸上呈现出深情执着;在妹妹脸颊则是娇俏顽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