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宠物情夫作者不详
宠物情夫作者不详
第一章 感觉 

"头家!综合刨冰给我们来两碗!""人客稍坐一下,随来!"云林县虎尾镇,空军新兵训练中心,在附近一家"小镇冰果室"里,桌旁坐着两个混水摸鱼的老鸟:徐伟和卓志耕。 

  这家冰果室就在军营旁,有饭有面有刨冰,常见军中同僚光顾,尤其在这种七月天,热死人不是新闻,只有到刨冰是民族救星。 

  "卓仔,你的汗滴到冰里面了。"徐伟忍不住提醒这位死党。 

  "不要紧,正好把流失的盐分补充回来。"卓志耕耸耸肩,继续大口吃冰。 

  午后两点,猛烈阳光几乎要将人灼伤,即使路旁种了一排高大的樟树,还是无法消减那火舌威力,要吃刨冰就得要趁快A 否则就都要化成水了。 

  "在我退伍前的最后两个月,刚好就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,这一定有什么特殊意义吧?"徐伟一手拿汤匙耙刨冰,一手撑着下巴思索。当兵快两年,除了把英俊小生的他晒得像块黑炭,还让他情场浪子的生涯中断许久。 

  老天到底是想对他怎样?不做小白脸,不做大情圣,那么他徐伟还能做什么? 

  "想那么多做啥?反正给它熬下去就对了。"卓志耕转向柜台,又喊道:"头家!麻烦再给我加冰!""来罗!"头家郑进财拿起大杓子,大方的给这两个小兄弟加冰,这是他们店里的特别优惠,想加多少冰都免钱,只要吃得开心就好。 

  "头家,怎么只有你一个?"卓志耕突然问起,"头家娘呢?跟人跑了喔!"郑进财哈哈一笑,"她能跑去哪里?她是骑车去接人。""接什么人?"卓志耕又好奇问,军中无大事,除了八卦还能怎样? 

  郑进财眼中闪过一抹生意人的精明,"这两个月生意会比较忙,店里欠人手,我侄女要来帮忙啦!""侄女?多大啦?长得可不可爱?"卓志耕立刻双眼发亮,凡是"女"字辈的名词,都让人心花怒放朵朵开。 

  "看我就知道我侄女可不可爱啦!"郑进财拍拍自己的大肚脯说。 

  歹竹难得出好笋,卓志耕苦笑一下,"那我还是不要太期待好了。"说来也巧,就在这时候,头家娘许招金刚好骑车回来,后面还坐着一个女孩,穿着白色短裤和浅蓝碎花上衣,在一阵尘土飞扬之中,那女孩轻轻摘下了安全帽,引起卓志耕一阵低呼气喘,差点没心脏病发。 

  "阿伟,快看!快看!"卓志耕拼命踢着对面的徐伟。 

  徐伟原本还在苦苦寻思,这时勉强眨眨眼睛,看清了那女孩的面貌,并迅速做出结论:可爱、清纯、苗条,好,没事,他不喜欢这一型的。 

  "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嘛?"徐伟懒懒问道。 

  "超卡哇伊的,一定会变成我们空军之花!"卓志耕吐着舌头,就像大热天里的一条狗,嘴边口水都快流下来了。"一朵小花万人赏,可惜我没兴趣。"徐伟喜欢那种泼辣热情的坏女人,这款纯情女孩只能当邻家妹妹。 

  头家娘许招金停好速克达机车,领着侄女走进店里,徐伟正好背对她们,连转头多看一眼都懒得。 

  "雨梅,你来啦!"郑进财接过侄女手上的行李,殷切招呼道:"老婆,天气很热喔?我榨了西瓜汁给你们喝。""等等再喝。"许招金擦擦额前汗滴,"雨梅,来,我带你去你房间。""哦──"郑雨梅终于开口了,那声音细细小小的。 

  店里就只有一桌客人,当这两人经过时,卓志耕当仁不让的"搭讪"起来,"头家娘,拜托也给我们介绍一下嘛!""哦──是卓仔和阿伟啊!"许招金呵呵一笑,"这是我侄女郑雨梅,以后你们常来就会看到她了。"卓志耕连忙自我介绍,"你好,我叫卓志耕,他叫徐伟,我们都是空军预官少尉。""你们好。"郑雨梅浅笑道,嗓音还是那么轻不可闻。 

  "她比较害羞,你们不要欺负她喔!"许招金一心护着侄女,恐怕她应付不来这些阿兵哥。 

  "那怎么可能?我们一定常来光临,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。"卓志耕用力踩在徐伟脚上,"你说对不对呀?阿伟?"徐伟一直低头吃冰,这时总算痛得抬起头,本想劈口臭骂几句的,但旁边还有闲杂人等,只得随便点个头,"嗯!"了一声。 

  在这一瞬间,雨梅看清了徐伟的长相,陡然睁大了眼睛,一眨也不眨地瞪着他。痛,好痛!心头突然剧烈地作痛起来,雨梅只能握紧双手压在胸口,却压不住那份难以平复的痛苦,为什么上天要做如此安排,她实在怕透了这种痛呀!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嘛?这小姑娘一脸"见鬼"样,七月天艳阳高照的,不可能有什么"误视"吧? 

  徐伟可是自认一级美男子,哪容得下这般无礼的瞪视? 

  卓志耕讨好的问道:"雨梅,你怎么了?你那美丽的双眼被这俗物刺到了吗?"或许卓志耕真的说对了,因为在下一秒钟,雨梅的眼眶就红了起来,两行晶莹闪烁的泪珠,滚落在她粉色的面颊上。 

  哇拷!徐伟暗自佩服,这女孩能在十秒内落泪,真可以去当苦情花旦了。 

  "哎呀!我说错话了吗?"卓志耕大惊失色,急得额上都冒汗了,"对不起、对不起!求求你别哭了,我最看不得女孩子掉眼泪的,拜托你饶了我吧!"雨梅根本没听进这些话,还是那样静静的望着徐伟,她没想到还能再看到这双黑眸,深沉得有如寒夜星空,就像针灸扎对了穴,直透进她心头最痛的一角。 

  徐伟被看得莫名其妙,心想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?仿佛他们是前世被命运拆散的情人,今生历经了千辛万苦才又得以重逢。 

  许招金也被侄女吓着了,"雨梅,你没事吧?走,阿婶带你进房去。"雨梅垂下脸,任由婶婶带着走上二楼,还不时回头望向徐伟,紧抿的双唇默不作声,那双泪眼中却有千言万语。 

  徐伟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感觉,他全身发毛!放下百元大钞,他只想先溜为妙,"头家,钱在这里,免找了。""哦──好!"郑进财也是一愣一愣的,抓着后脑勺,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? 

  回到军营的路上,卓志耕当然不忘逼问:"阿伟,你还不给我老实招来?你以前到底是怎么玩弄人家、欺负人家的?不然!她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嘛一看到你就哭,还一副哀怨至死样!"徐伟何其无辜,"关我什么事?我才第一次看到她。""你啊!"卓志耕指着老友的鼻子,"从小就缠着一堆莺莺燕燕、红粉知己,说不定你根本忘了人家长什么样子,还不快快给我恢复记忆!""如果我碰过这种说哭就哭的女孩,怎么可能忘得了?"徐伟打打呵欠,决定以后不去那家店吃冰就是了。 

  "此话当真?拿我们多年的友谊当赌注?"卓志耕还是不怎么相信。 

  "若我认识她又不记得她,则我会被你无情抛弃,这样可以了吧?""怪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"卓志耕从没遇过这种情况,"难不成真有轮回转世,我看你上辈子准是欠了她百万两,这辈子可得要做牛做马还给她了。""胡扯什么?"徐伟潇洒一笑,"我对这款的没兴趣,要你就留着自己用吧!""开玩笑,她摆明了就是对你一见钟情,我还去自讨没趣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嘛?不过,我一定要好好追踪探索,这其中必有奸情!""去你的!"徐伟只是笑骂一声,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 

  回到军营,两人一起走进信息室,看看钟才下午三点,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,因此……继续打混吧! 

  打从信息系毕业的大学生,考上预官之后,若有本事加上运气,就能闲闲在办公室里打计算机,省下了带兵操(淫色淫色4567q.c0M)练的苦差事。 

  徐伟运气不错,新兵训练三个月一结束,就直接分发到信息室工作,每天浏览各家网站、制作内部网络,既能发挥所学,脑袋也不至于退化。 

  "你喔!天生狗屎运!"卓志耕熬了一年半才来到信息室,对徐伟可说是嫉妒得要命。 

  徐伟对这种说词早已麻木,连客气一番都省下来了。确实,他这一生都算是一帆风顺,学校随便考考就有,朋友随时环绕身边,看上眼的女人也很容易到手,就连当兵都这么轻松惬意,谁能说他运气不好呢? 

  "小心,等你运气用光以后,就要倒大霉了!"卓志耕不只一次这么警告他。 

  徐伟只是耸耸肩,继续上网找人聊天,他已经有一年多没交女朋友,上次分手都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了,现在该是东山再起的时候了。 

  "辣妹又来了,别跟我说话,免得我分心。"一看到辣妹的代号,徐伟立刻集中火力,他决定这次休假要把她约出来。 

  "网络无美女,你就不要让恐龙给吃了!"卓志耕摇摇头,却也把注意力转到荧幕上,求求老天赐给他一个初恋吧! 

  退伍前的两个月,就是这么逍遥自在的生活。至少到目前为止,都是如此的。 

  隔天下午,徐伟和卓志耕又例行每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公事:吃冰去。 

  来到同样的地点,他们却看不见"小镇冰果室"的招牌,因为,人山人海的空军弟兄们,几乎要把这家小店给挤爆了!